您现在的位置: 邯郸市燕山科技学校,工程造价学校,学历教育,邯郸会计学校,技术培训,邯郸资格认证 > 特色美食 >

北上广没有眼泪,深圳没有烧烤摊

新闻来源:    作者:木木    更新时间:2020-08-08 00:52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8-08 夹着拖鞋,搭上短袖、裙子、大裤衩,约上三五好友,在街边的露天摊点上一桌烧烤,配上凝结着水珠的冰啤酒和饮料,等着晚风徐徐吹来,在许多中国人看来,这是夏天夜晚的……

夹着拖鞋,搭上短袖、裙子、大裤衩,约上三五好友,在街边的露天摊点上一桌烧烤,配上凝结着水珠的冰啤酒和饮料,等着晚风徐徐吹来,在许多中国人看来,这是夏天夜晚的灵魂所在。不过对于深圳人来说,这样的体验可能要成为仅供回忆凭吊的往事了。  

近日,深圳市大气污染防治指挥部印发了《2020年“深圳蓝”可持续行动计划》,该行动计划明确提出,将露天烧烤纳入环境监管网格化管理,依法查处露天烧烤行为,全面禁止露天烧烤。从今年4月10日提出该计划到正式印发,中间不到四个月时间,又一次体现了深圳速度。深圳人表示,吃着烧烤唱着歌,突然就违法了。

对于“全面禁止露天烧烤”的举措,《南方都市报》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数据显示,近七成受访者认为露天烧烤会带来油烟扰民,近六成受访者称曾受露天烧烤影响或困扰,但对于完全禁止露天烧烤,也有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认为仍值得商榷,四成多受访者感觉有一些遗憾。

对于取消烧烤,市民各有态度。/南方都市报

这样看来,市民们完全理解露天烧烤对于城市而言存在的负面影响,但事情似乎不是一禁了之那么简单。这颇像中国人对待烧烤本身的暧昧态度,绝大部分人都知道烧烤不健康,吃多了还致癌,可如果以健康的名义把烧烤从中国人的食谱中彻底开除出去,又难免让人难以割舍。毕竟健康、高效、有序、文明,从来不是衡量生活的唯一评分标准。

01 露天烧烤有罪,罪不至死  

在烧烤爱好者看来,烧烤不仅仅是简单的大快朵颐,更重要的是一种轻松自在的氛围,讲究新鲜、生猛。无论是闻着烟火混着食材的香味,还是亲眼看着摊主将一把把肉串和蔬菜在炭火上烤好,都是一顿原汁原味的烧烤神圣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这些闻起来让人食指大动,吃完回家还一晚上散不去的香味,怎么就成了破坏城市空气的罪魁祸首?实际上,在污染空气这块业务上一直都算是顶流,只不过因为掩盖在生活的烟火气里,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2013年,北京市要求取缔公共场所露天烧烤时,就有环保组织对露天烧烤可能造成空气污染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距离烧烤街100米时PM2.5的平均浓度在190微克/立方米,10米处平均浓度为334微克/立方米,而1米处的浓度甚至超过3000微克/立方米。

北上广没有眼泪,深圳没有烧烤摊

除了以PM2.5为代表的可吸入颗粒物之外,由于露天烧烤绝大多数使用木炭作为燃料,当肉类中的脂肪受热后渗出油滴,落在热炭上就会造成不完全燃烧,这些烟火气里的有毒物质多达上百种,主要包括一氧化碳、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及苯并芘等,而苯并芘是国际上公认的强致癌物。研究表明,烤肉串摊点集中地方的烟气中苯并芘浓度很高,最高时可比国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级标准高60到110倍。

为了更直观地感受露天烧烤的污染能力,浙江嘉兴市环境监测站的工作人员曾对抽烟、焚烧秸秆与炭火烧烤对空气的污染程度进行了对比试验。最终在同一空间中,相同的时间里抽烟、烧烤和焚烧秸秆使室内空气中的PM2.5浓度均值分别上升至:528微克/立方米、2666微克/立方米和4064微克/立方米。

也就是说,烧烤和焚烧秸秆对空气污染的程度分别是抽烟的5倍和8倍。而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研究人员也曾在试验后得出,用炭火烤熟一片汉堡肉片所产生的颗粒物污染,相当于一辆烧柴油的18轮大卡车在高速公路上跑10英里。

如此看来,露天烧烤摊确实会对附近的空气质量造成较大污染,再加上吃烧烤难以避免的大声喧哗、觥筹交错,也难怪露天烧烤频频遭到附近居民举报。

不过抛开剂量谈毒性显然过于草率,尽管深圳市生态环境局称自2019年8月份至今年六月初,其受理立案大气污染类信访投诉案件12298宗,其中油烟类5105宗,占41.5%。然而且不说露天烧烤并不应该为油烟污染负全责,餐饮类空气污染之所以投诉量大,是因为其往往处在闹市且有具体店面可查。

实际上城郊的工业排放,以及机动车尾气对于城市大气的污染要远远高于露天烧烤。以机动车为例,根据今年一月的数据,深圳市汽车保有量达350万辆,每公里汽车密度超过 510 辆,排名全国第一。而在这份“深圳蓝”行动计划中,针对机动车的政策主要以报废老旧车、补贴新能源车、加快公共交通建设为主。

到了露天烧烤这部分,却以保护空气的名义直接将其判了死刑,难免让人们觉得有些避重就轻了。

北上广没有眼泪,深圳没有烧烤摊

02 深圳失去烧烤,城市将会怎样?  

自深圳全面禁止露天烧烤的政策落地以来,就不乏反对的声音。但也有政策的拥护者认为,深圳市此举只是禁止露天烧烤,又不是禁止烧烤,摊主如果想继续做生意,就近找个店面就好了。说这话的人,要么不是深圳人,要么就是深圳的有钱人。

上半年全国经济受到疫情冲击的情况下,只有深圳的房价一路高歌猛进,就在人们的印象还停留在北上广深的一线格局时,深圳的房价早就将隔壁广州远远甩开,这半年更是轻松超越北京、上海,成为中国大陆房价第一城。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深圳房价。/安居客

露天烧烤入户并不是一纸公文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如果能有片瓦遮身,谁又愿意在风吹日晒下做生意。除了高昂的房租,烧烤摊主之所以甘愿忍受烟熏火燎,也是因为油烟净化设备价格贵质量差,难堪重负。烧烤作为一种廉价的平民餐饮形式,其利润本就不高,可以预见的是,一旦深圳严格落实这一政策,那么大量的露天烧烤将不是入户,而是消失。

而那些部分转移到室内的烧烤店,为了保证利润,只能通过涨价或者减量的方式把成本转移到消费者头上。原来两三百元一顿的烧烤,以后将会是五六百元,这显然超出了普通消费者对于烧烤的心理价位,长此以往只会导致该行业的迅速萎缩。

说到烧烤,大家习惯性想到一天三顿小烧烤的东北,不过根据餐宝典(NCBD)的大数据报告,2018年中国烧烤门店数量超过31万家,其中广东烧烤门店占全国的18.6%,排名全国第一。漫长的夏日,失落南迁的东北人,为广东带来鲜活热辣的烧烤文化。

广东成为中国烧烤第一省。/餐宝典

尽管烧烤行业这几年生意红火,但连锁的大品牌仍然是少数。更多的烧烤都是家庭式运营的小店,至于那些连门店都没有的流动露天烧烤摊,更是充斥着大量生活困难、缺乏生存技能的底层人员。

早在2000年北京就曾出台政策禁止露天烧烤,但一直到今天北京的露天烧烤仍然屡禁不止。摊主们之所以要冒着罚款和被没收的风险,与其说是他们选择了烧烤这门营生,不如说是这个小小的烧烤摊兜住了下坠的他们,也安慰着无数身在异乡的肠胃。

正如曾经被称为城市牛皮癣的地摊,却在疫情冲击下摇身变成了解决就业问题的良药。正是这些看起来不体面、不高端的生意,滋养着城市的底层人口。作为有着大量外来打工者的深圳,一禁了之显然不是处理露天烧烤问题的最佳方式。

露天烧烤撑起了一个个底层家庭。/《人生一串》

在深圳之前,也有不少省市出台了管理露天烧烤的相关政策,但都留有余地。2017年,陕西对露天烧烤划定经营区域,划定区域外的烧烤摊点将被取缔;2019年,海南提出“科学合理划定城镇建成区允许区域,用于露天烧烤经营和市民非营利性露天休闲烧烤,允许区以外严禁露天烧烤”。

深圳的这步棋,实在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03 深圳速度,还得有温度  

这不是“深圳速度”第一次引起争议了,前几年深圳就因为一刀切的禁电动车政策而受到不少批评。自去年电动车新国标提出以后,绝大部分现有的电动车、摩托车也都成了违规车,电动车陷入了“可以卖可以买,但不给你上牌,不上牌就不能上路”的无解问题。

与此同时,深圳对于电动车的管控也再一次收紧:载人罚2000元、载物罚2000元、超标罚2000元、走非机动车道罚1000元、没戴头盔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罚2000元。今年五月,深圳市一位市民因为非机动车道修缮而把电动车骑到了机动车道,结果收到了两千元的罚单,一下子罚掉了一个月最低工资。

管理电动车的初衷本是为了保护出行安全,然而深圳严重不足的非机动车道加上如此的管理政策,只会将电动车逼上人行道,反而让行人的安全更加受到威胁。此外,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注定了电动车将是他们在这个城市里流动的最佳选择,无论是罚款还是直接扣车,对于该群体来说,都将是难以承受的生活之重。

如果说禁电动车尚且有凭据可依,那么今年3月底深圳突然出台政策禁食狗肉更是让人莫名其妙。既非保护动物,又非野生动物,吃不吃狗肉本是个人选择,况且大部分狗肉都由专门的肉狗养殖场提供。

政府如果想规范狗肉市场,大可以加重对于偷狗、病狗等问题的打击力度,而不必将其直接踢出深圳人的菜单。毕竟禁狗肉要算是对接国际社会的话,禁露天烧烤这件事就又很难解释了。

从禁电动车到禁狗肉再到禁露天烧烤,可以看出深圳的初衷是想建立一个更现代化、更有序的科技、金融之都。无论是道路上窜动的电动车、锅里的狗肉,还是浓烟滚滚的路边烧烤,在这样一份城市蓝图中似乎都找不到它们应有的位置。

只是一个人选择一座城市,不是单方面地为城市贡献他的光和热,同时也是在为自己选择一种生活、一个未来。深圳的征途一直是国际化大都市,给自己的定位也是中国硅谷。然而从硅谷的现状可以看到,城市精英化的代价之一就是不断加重中下层居民的生活负担,直至再无容身之处。深圳的口号是“来了就是深圳人”,既然如此,深圳速度就不能只考虑那群满面春风的领跑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