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投资理财 >

普惠金融是社会责任 也应有别于非商业行为

新闻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更新时间:2017-10-13 07:17

平台发稿用.png

  今年5月,银监会结合十部委发布的《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行计划》要求,大型银行“2017年内完成普惠金融事业部设立,尽快发展工作”,而更多大中型商业银行可能还在张望,普惠金融事业部怎么建?难点、风险在哪?如何实现社会责任与商业性的均衡?

  日前,中国建设银行(下称“建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张为忠副总经理接收了点金君的专访,最早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并开展业务的建行经验和思考,应能给现在和未来的普惠金融实际者们带来借鉴。

  “为什么让大型银行率先做普惠金融?因为他们体量大、能带动市场!他们可以内部分摊一些成本,这也是大银行的社会责任之所在。还有,大银行的数据是海量的,很少有人在四大行没有历史信息,重要的是,怎么实现这些信息的综合运用。”谈到国家为什么要求大型商业银行率先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成为发展普惠金融的骨干气力,张为忠以为,上述三点判定,是促使建行在4月就率先成立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和普惠金融事业部的重要动因。

  随即,配套普惠金融的服务、核算、风险管理、资源配置和考察评价的“五个专门”机制也在建行建立,现在,建行普惠金融事业部作为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已经在统筹19个部门的相关工作。

  普惠金融的信息与信用瓶颈

  普惠金融针对的重点客户群,即农夫、小微企业、城镇低收入人群、穷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他们缺信息、缺信用问题比较突出,用传统办法对这部分客户营销、评估、治理,获客难度较大、成本较高、危险也较难掌握。

  张为忠说,推进普惠金融发展首先要解决获客问题,二是要解决风控问题,当然这两个问题,归根到底仍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为此,建行通过开展银政、银担、银保、银企等配合,集成信息资源、提增信用、创新风险评价方式,降低成本和风险。

  同时,随着互联网、云技术、大数据等金融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完善,使银行可以对数据进行集成运用,提高客户信息的透明度。通过集成信息翻开融资“玻璃门”,搭建信用评价体系,以甄别目标客户,如建行与国家税务总局的银税协作,以征税信息对小微企业客户进行评价,缓解信息不对称。

  但也要看到,普惠金融体系建设不能一蹴而就,还需要政策制定、机制建立等各方共同尽力,如通过建立统一的综合信息共享平台、丰盛企业信用档案信息、建立健全融资担保体系等,增强普惠金融信用体系建设,完善区域信用评价体系,打破缺信息、缺信用的瓶颈。

  防备风险与商业可持续的平衡

  国务院印发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计划(2016-2020年)》提到,普惠金融“要立足机遇同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累赘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供给恰当、有效的金融服务。”也就是说,普惠金融是一种依照市场规矩提供服务的商业行为,应当是商业化的、可持续性的。

  张为忠认为,发展普惠金融,固然一定水平上是承当社会责任的一种表示,同时也应当有别于政府扶贫等非商业的行为。

  这里有两个要害:一是业务模式是否可连续。主要指获客渠道和风控技术是否适应普惠金融数目宏大的客户群体,我们必需要想方法下降服务成本。从建行信贷工厂、小微E贷的经验看,技术上岂但已经能够实现降本钱,还能增进反讹诈微风险预警。

  二是盈利模式是否可持续。普惠金融服务既然是贸易行为,那么就要有盈利,以知足银行内部的成本和风险管理要求。对此,通过大数据技术,建立批量获客平台、全线上互联网融资服务模式和主动化风险预警管理工具,可以做到“保本微利”,实现商业可持续。

  目前,建行的普惠金融事业部已在一级分行全面落地。下一阶段,将摸索树立普惠金融特色支行,而推动普惠金融专业化、特点化经营的任务则落到了二级分行的肩上。张为忠表现,“我们依然要通过新的技巧手腕,着手于产品和渠道创新,进步金融资源供求双方的信息透明度,以及攻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让金融服务更多的企业和个人。”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点金工作室 贺霞、唐晓蓉)


友情链接: